<th id="xcpx5"><address id="xcpx5"><span id="xcpx5"></span></address></th>
  • <thead id="xcpx5"></thead><span id="xcpx5"></span>
    1. <acronym id="xcpx5"><blockquote id="xcpx5"></blockquote></acronym>
    2. <samp id="xcpx5"></samp>
      <span id="xcpx5"></span>

        旭隆-探索世界新奇事
        你的位置:首頁 > 世界百態 >

        雙魚玉佩事件,彭加木失蹤事件詳細分析

        2024-03-25 18:49:16旭隆

        雙魚玉佩事件,彭加木失蹤事件詳細分析

        1980年5月8日,由政府批準,著名科學家彭加木率領一支名為“中國羅布泊考察隊”的隊伍向羅布泊進發,試圖穿越全長450公里的羅布泊湖盆。從5月8日到6月17日,他們采集了許多生物土壤標本和礦物化石,收集了許多珍貴的一手可靠資料。6月16日,科考隊因嚴重缺水缺汽油被迫停止前進。經過商議,科考隊決定就近拍電報請求部隊救援。期間隊長彭加木與科考隊其他隊員發生過爭執,他不想請求救援,因為科考隊經費有限,讓軍隊送油送水一次至少要花費7000元左右。但是最終彭加木妥協。6月17日上午9點,隊伍就接到部隊回電,他們同意請求,并要求提供營地坐標。6月17日下午1點,科考隊發現彭加木失蹤。原因是司機王萬軒到車里取衣服時,在一本地圖冊里發現一張紙條,上面僅寫一行字:我往東去找水井。彭 17/6,10:30自此以后,從1980年至今,中科院四次派出考察隊伍搜尋彭加木,參與人數上千,卻一直再也沒找到這位科學家。彭加木的意外失蹤成了近代中國一個非常神秘的事件。

        我往東去找水井 彭加木這個事件看似非常簡單,無非就是在一次科考任務,隊長不聽勸阻獨自離開隊伍去找水,結果在沙漠中失蹤??墒侵袊磕晔й櫲丝诓挥嬈鋽?,探險科考的也不是沒有,為什么彭加木會備受關注?首先,我們先了解一下彭加木其人。彭加木,1925年生,廣州人。南京中央大學畢業后,到北京大學農學院任教,專攻農業化學。新中國成立后進入中科院上海生物化學研究所當研究員,后被選為上海..代表。在事發一年前他開始兼任新疆科學院副院長。先后15次在新疆進行科學考察,3次進入羅布泊探險。 請注意,這位科學家專攻領域是植物病毒。

        圖為彭加木。然后再讓我們來看一看事件發生地——羅布泊

        羅布泊一聽名字大家應該就能猜出來,是個湖泊,而且曾是我國第二大的內陸湖。然而在20世紀中后期因為流入湖泊的塔里木河流量減少,羅布泊沙漠化嚴重,迅速干涸,到70年代末已經完全干涸。那里曾經是牛馬成群、綠林環繞、河流清澈的生命綠洲?,F已成為一望無際的戈壁灘,沒有一棵草,一條溪,夏季氣溫高達71℃。天空不見一只鳥,沒有任何飛禽敢穿越。羅布泊本身神秘莫測,就是一個類似百慕大三角的存在,為什么呢?

        雅丹地貌圖為羅布泊白龍堆,傳說中的雅丹地貌。第一,羅布泊到底在哪里?這個問題大家一看到肯定就笑了,廢話,不就是在新疆嗎,再準確點,新疆東南部??墒谴_切位置呢?誰能給個經緯度出來?中外科學家和探險家經過長年研究,卻不敢輕易下結論了。因為他們發現在干涸前,這座湖泊是在動的!它不斷游移于北緯39°-40°,以及40°-41°之間,雖然只有一兩度的差距,可是湖水有時偏南,有時偏北,不停擺動,卻是真的!羅布泊的擺動引起了無數爭論,很多科學家給出自己的觀點。其中瑞典人斯文·赫在親自在羅布泊探險后提出一個猜測。他認為羅布泊存在南北湖區,入湖河水中攜帶大量泥沙,抬高一側湖底,就會導致湖水傾斜流入另一側。然而抬高的湖底露出水面后,又會因為風蝕再次降低。然而因為缺乏可靠的證據,羅布泊會動之謎仍未解開。第二,羅布泊的形狀是一只人耳朵?1972年7月,美國宇航局發射的地球資源衛星拍攝的羅布泊的照片上,羅布泊竟酷似人的一只耳朵,令人驚悚的是,這只耳朵相似的不僅僅是輪廓,更包括細節。不但有耳輪、耳孔,甚至還有耳垂。

        打開google earth 地圖軟件,搜索羅布泊,居然看到一只”大耳朵”!如果有童鞋有興趣,可以去搜一下google earth,羅布泊大耳朵之怪異恐怖,可以說是世界絕無僅有。這也是為啥老美會特別惦記這里的原因之一。如果說羅布泊會動只是自然作用,那么像人耳朵又是怎么回事?國內科學家對此的解釋是,“大耳朵”實測面積為5350平方公里。照片上的大耳朵形狀其實就是羅布泊在不同滯水期積聚的湖濱鹽殼在太陽光下折射出的不同色彩輪廓。鹽殼中以氯化物為主的鹽分高度集中并生成了光譜反射性極強的晶體物質,并在衛星照片上呈現出了一道道色調較淺的耳輪線。綜上所述,會動還有人耳朵的不一定是人,還可能是羅布泊。

        第三,城市憑空消失了?

        還是之前提到的瑞典人斯文·赫定,這貨于20世紀初開始在中國新疆探險。

        第一次探險羅布泊時沒經驗,干糧設備什么的都帶齊全了就是沒帶水,結果差點渴死。不過之后他痛定思痛,發明了在冬季攜帶冰塊進入羅布泊。

        1900年3月28日是個值得紀念的日子,那天赫文一行在羅布泊沙漠途中,他雇傭的當地維..族農民去尋找丟失的斧頭,突然遭遇沙塵暴。結果意外發現沙子下面埋著一座古城,赫文淚流滿面,自己終于不是在中國做無用功了——無故消失的樓蘭文明終于重現天日。

        據史記記載,直至唐朝時,樓蘭還是個非常興旺的國家。為什么會突然憑空消失?

        這也是羅布泊最著名的千古之謎。

        有人會說了,前面的也就罷了,但是這一條跟我國偉大的科學家有神馬關系???別急,請大家注意,赫文發現樓蘭文明的時間,1900年。而彭加木出生是在此次事件發生的25年后,由此我們可以試著推測一下,樓蘭古國的發掘被外國人發掘也許也是讓彭加木關注羅布泊的一個重要原因。

        而此次科考是否跟中科院企圖探索樓蘭文化也有一定的關系,我們可以暫時保留意見,在心里默默打個問號。

        樓蘭古國廢墟。

        第四,這不是第一次有人失蹤了?

        羅布泊難入難出,又充滿神秘元素,所以膽大的探險者不止彭加木和赫文,古往今來,前來試圖解開它秘密的人不計其數。

        敦煌也是羅布泊的一部分,唐僧就曾在自己的《大唐西域記》里寫過“沙河中多有惡鬼熱風。遇著則死,無一全者”,有的人甚至渴死在離泉水只有幾步之遙的地方,讓人無法理解。

        這里有一份不完全的近代羅布泊附近失蹤死亡人口的記錄:

        1949年,從重慶飛往迪化(烏魯木齊)的一架飛機,在鄯善縣上空失蹤。1958年卻在羅布泊東部發現了它,機上人員全部死亡,令人不解的是,飛機本來是西北方向飛行,為什么突然改變航線飛向正南?

        1950年,..剿匪部隊一名警衛員失蹤,事隔30余年后,地質隊竟在遠離出事地點百余公里的羅布泊南岸紅柳溝中發現了他的遺體。

        1980年6月17日,著名科學家彭加木在羅布泊考察時失蹤,國家出動了飛機、軍隊、警犬,花費了大量人力物力,進行地毯式搜索,卻一無所獲。

        1990年,哈密有7人乘一輛客貨小汽車去羅布泊找水晶礦,一去不返。兩年后,人們在一陡坡下發現3具臥干尸。汽車距離死者30公里,其他人下落不明。

        1995年夏,米蘭農場職工3人乘一輛北京吉普車去羅布泊探寶而失蹤。后來的探險家在距樓蘭17公里處發現了其中2人的尸體,死因不明,另一人下落不明,令人不可思議的是他們的汽車完好,水、汽油都不缺。

        1996年6月,中國探險家余純順在羅布泊徒步孤身探險中失蹤。當直升飛機發現他的尸體時,法醫鑒定已死亡5天,原因是由于偏離原定軌跡15多公里,找不到水源,最終干渴而死。死后,人們發現他的頭部朝著上海的方向。(余純順就是上海人)

        1997年,甘肅敦煌一家3口在父親的帶領下,前往樓蘭附近尋寶,結果一去不復返,最后3人尸體被淘金人發現。

        同年,昌吉有4個人開著大卡車,到羅布泊南岸的紅柳溝找金礦,結果沒有了消息。1998年,有人在紅柳溝附近找到了4具尸體和一部爛車。

        2005年末,敦煌有人在羅布泊內發現一具無名男性尸體,當時據推測該男子是名“驢友”,法醫鑒定其并未遇害。這具尸體被發現后,也引起了國內數十萬名“驢友”的關注,更有人在互聯網上發出了尋找其身份的倡議,最后在眾人的努力下,終于確定了該男子的身份,并最終使其遺骸歸回故里。經查明,該男子是2005年自行到羅布泊內探險,但為何死亡,卻一直是個謎……

        2007年,有一具干尸被發現,曾一度被懷疑是彭加木,但DNA檢測否定了這個推測。

        07年劉先生發現疑似彭加木干尸的照片

        好了,了解完羅布泊的情況,我們可以繼續往下看了。擺在我們面前的第一個問題是,這次科考隊的任務和起因到底是什么?

        中科院給出的說法是,科學家彭加木總共三次進入羅布泊地區,目的是調查當地的自然資源和自然條件。

        這個說法當然很籠統,但不要急,我們慢慢分析。彭加木第一次進羅布泊的時間是1964年3月,那時他和幾個科學工作者采集了水樣和礦物標本,經過分析,他們發現了一種可能性,羅布泊很可能又一種極其稀缺的資源——重水。

        重水,又稱氧化氘,我們不用細究它的分子式或者成分。只要記住它比水重所以叫重水。重水很像水,但在天然水中含量極其微小,只占0.015%

        那么重水是做神馬用的呢?為神馬彭加木會那么關注它?我們來度娘一下:

        重水主要用作核反應堆的慢化劑和冷卻劑,用量可達上百噸。重水分解產生的氘是熱核燃料。

        也就是說,它是用來制造核(不管是核能源還是核武器)的。

        為了防止核武器的擴散,重水的生產和出售在很多國家都受到限制,包括中國。而提煉重水本身又是件十分費錢耗資源的事情,因而在六十年代初的中國,羅布泊存在天然重水這個可能性無疑是一個非常吸引人的誘惑。

        而另一方面,彭加木對于新疆的興趣似乎一直有增無減。1954年,彭加木29歲,還是青年才俊一表人才。然而他卻主動放棄了出國深造的機會,積極要求赴新疆考察。

        在給郭沫若的信中,他曾這樣表示:“我志愿到邊疆去,這是夙愿?!揖哂袕幕囊爸刑こ鲆粭l道路的勇氣!”

        可見他對探險新疆這份事業的癡迷和他的決心。

        圖為彭加木。

        然而第二年在他剛滿30歲時,卻突然有個晴天霹靂打到他頭上。他被查出患有縱隔惡性腫瘤,被迫回上海治療??蛇@樣可怕的疾病并未將彭加木打倒,他一邊做治療一邊依舊在關注新疆,只要病情稍有好轉就返回邊疆。

        由此我們可以分析出來,彭加木是個意志頑強、決心堅定、并且不怕艱難困苦的人。

        在39歲完成第一次羅布泊探險后,等到第二次他已經54歲。為什么中間會間隔15年之久呢?因為資料不足,稍微揣測一下,彭加木雖然非常想親自去羅布泊,但身體狀態不夠好。還有就是之前提到過的,直至70年代,羅布泊才真正干涸,使穿越這個地區成為可能。

        然而這一次的任務似乎發生了一些變化。

        官方提供的說法很簡單,然而如果從另一個角度去看,就有點耐人尋味了。

        對比第一次彭加木第一次在羅布泊的科考,我們可以提出很多問題。比如說,我們之前提到過的,彭加木既然在這里查找到存在天然重水的證據,按理說這里很可能就是一個具有戰略資源的關鍵地區。但是為什么中央不派彭加木去趕緊尋找發掘天然重水,反而在時隔15年之后,突然找剛剛恢復邦交的..人過來大搖大擺地拍攝紀錄片?

        又比如說,假如我們大膽推測一下,事實恰好是顛倒過來的。如果說拍攝紀錄片才是一個幌子,一個次要的任務,而彭加木的先遣部隊才是真正的主力軍,去執行屬于自己的主要任務呢?那又是什么原因,導致彭加木非要依靠這么一個幌子才能進行自己的探險活動?

        在這里,需要提到四次事件和一個人。

        前三次事件可以合并為一類,就是從1900年到建國的五十年間探險者登陸羅布泊的歷史記錄,除去瑞典人斯文·赫定在1900年發現樓蘭的記錄外,1900年——1949年的出現在羅布泊的考古探險活動如下:

        1906年和1914年,英國考古學家斯坦因到樓蘭進行大規模的考古。他將樓蘭遺址逐個編號,初次揭開樓蘭古文明全貌。斯坦因除獲取大量文物外,最主要的是他發掘了兩具樓蘭男性頭骨,并經英國人類學家基恩證實為歐洲白種。

        1908年,..大谷光瑞考察隊橘瑞超到達樓蘭,發現“李柏文書”。李柏文書是前涼西城長史李柏寫給焉耆國王的書信。它為研究中原政府經營西域提供了第一手資料。

        1927年,斯文·赫定組織中瑞西北考察團再次樓蘭之行??疾礻爢T伯格曼在孔雀河的一個支流找到一大批樓蘭古物,并發掘出一具女性木乃伊,因其衣著華貴,被稱為“樓蘭女王”。這片被伯格曼稱為“小河”的廢墟,從此又神秘消失于沙海,在此后的幾十年中,中外考古學家多次想找到“小河”,未果。

        這三次探險記錄都有一個共性,那就是羅布泊的探索和樓蘭古國的發掘工作,全是老外在做。

        圖為瑞典人斯文·赫定。他最享譽內外的成就就是發現了樓蘭遺跡。

        而第四次事件,才是最重大的事件。

        1964年10月16日,中國第一顆原子彈在羅布泊爆炸成功,樓蘭成為軍事禁區。原子彈的爆炸,象征著我國軍事力量進入了又一個發展階段,顯示了我國的科研力量和科研工作者刻苦鉆研、百折不撓的精神……等等,我們好像遺漏了什么。

        樓蘭成為軍事禁區???!

        這地方不是才剛剛發現了古城遺跡嗎?怎么接著就成軍事禁區了?官方到底是神馬意思?難道不讓老外發掘了,就干脆連自己也不發掘了嗎?

        而隨著樓蘭成為軍事禁區,羅布泊也許因為離樓蘭近,也成為軍事禁區??傊蚝苣?,官方幾乎沒有詳細提及,只是說因為那里氣候嚴峻,又是無人區,所以最適合當做軍事基地。

        然而真的是這樣嗎?

        圖為64年原子彈爆炸地點和羅布泊的衛星圖,圖略小

        1964年10月原子彈在羅布泊爆炸,這句話看上去一點問題都沒有。

        但是,結合之前提過的關于彭加木的兩點,就會發現一個有意思的巧合。第一,他第一次羅布泊探險的目的是為了尋找可以制造核武器的重水;第二,他第一次進羅布泊的時間是1964年3月。

        1964年3月,1964年10月。沒錯,彭加木第一次進入羅布泊,正好就是在我國的核武器——原子彈爆炸的半年前。

        而隨著這個事實的浮出水面,我們可以很自然地得出另一個結論,早在彭加木和其他的探險者進入羅布泊之前,這個地方早已被官方關注。官方進入這里的時間,恐怕比彭加木這一批國內科學家還要早,大概是50——60年代。

        聲明:上圖原子彈爆炸地點不具有參考價值,資料來源不權威,請慎重采納。

        圖為64年原子彈爆炸的官方新聞。

        第二次羅布泊探險,彭加木之所以跟絲綢之路攝制組一同前行,最直接的原因是羅布泊被禁了,只有攝制組獲得了進入羅布泊軍事禁區的許可。

        如果我們采納官方的所有資料,綜合其他事實,可以先隨意提出一些解釋:

        第一種,彭加木早在第一次羅布泊探險中就已發現天然重水,并且通知官方,官方組織大規模采集,并應用于10月份原子彈爆炸的實驗。彭加木的任務在第一次就圓滿完成,所以第二次有其他任務。(這個可能性微乎其微)

        第二種,彭加木第一次發現的重水證據實際上是官方在做核試驗和核武器時不小心遺留下來的。畢竟羅布泊那時還沒干,有化學成分被倒入河水并匯流入羅布泊,被彭加木檢測到也不是不可能。這樣一來就烏龍了。

        軍事禁區

        第三種,官方自己在羅布泊下一盤很大的棋,不想帶彭加木玩,但彭加木和他的探險隊老愛往那湊,官方只好另出奇招。一方面限制他去羅布泊的機會,另一方面派人監視他。

        第四種,彭加木是官方的眼線,用來監視..人(……)。

        第五種,官方跟彭加木沒有任何關系,他們各做各的。這次跟攝制組來純粹是彭加木自己的滿腔熱情。

        而第六種可能性,恰恰也是在日后被人討論最多也最引人關注的一種,就是官方在這里的這些年,突然發生或者發現了什么事情,很可能是某種無法用常理解釋的狀況,自己感覺已經無法控制了,所以直接用一顆原子彈搞定。而搞定之后,等待一切都平靜下來,就急需彭加木等各類科學家前往羅布泊進行分析,找出問題根源。

        這個說法可以解釋為什么彭加木的第二次和第三次探險的時間挨得這么緊(1979和1980年),(注意:彭加木的專攻領域——生物化學和植物病毒)也讓后人因此產生了很多微妙的聯想,提出了特別多的假設,其中流傳最廣的一種,就是所謂的“羅布泊病毒說”。

        但是這個可能性屬于證據最少的一種,所以不急,我們把它往后放,別忘了剛才拋出來四個事件和一個人物。四個事件全說完了,不過還有那一個人,壓根還沒來得及提到。

        個人,就是彭加木的同事,夏訓誠。

        夏訓誠生于1934年,地理學家,畢業于南京大學地理系。正好比彭加木小了9歲。然而命運好像冥冥之中在看著這批想要進入羅布泊的人們,夏訓誠和彭加木都作為顧問,參與了1979年那次絲綢之路攝制組的探險,后來他自己也坦言甚至包括后來彭加木1980年那次,他也差點跟著去了,但也是那么一個差點,夏訓誠沒去成,如今還在安享晚年。

        從對夏訓誠的采訪中,我們可以強烈地感受到當時中國科學家痛心疾首的心情。他說,當時他們這支隊伍出發時,在路上帶的最多的書籍資料都是老外寫的,當斯文·赫定和斯坦因這些家伙寫關于羅布泊與樓蘭的文獻寫了快接近一人身高那么厚時,中國人對自己祖國土地的了解居然還是一片空白,實在是太諷刺了。

        圖為地理學家夏訓誠。

        當時有一種說法,樓蘭、絲綢之路、羅布泊在中國,但它的研究在國外。

        夏訓誠回憶,彭加木先生就跟我講,他說,這是中國的土地,怎么都是外國人在這里說三道四,沒有中國人呢?

        這也是夏訓誠開始和彭加木打算組建一支屬于自己的固定的羅布泊科考隊的原因。他們下定決心是在帶領攝制組考察即將結束的時候,夏訓誠描述,在營地里兩人都興奮地睡不著覺,彭加木對他說:“就算死在羅布泊,我也要用肉身為羅布泊增加一點中國的有機質?!?/p>

        于是一語成讖。

        這句話成了他的經典名言,而另一句想必大家更熟悉,好像是在《感動中國》的解說詞里曾經出現過:“我彭加木具有從荒野中踏出一條路來的勇氣,我要為祖國和人民奪回對羅布泊的發言權!”

        這是夏訓誠的采訪資料里關于彭加木的信息。但是很顯然,除了表明在絲綢之路考察中,彭加木是隊長,夏訓誠擔任的是副隊長這件事實,以及彭加木具有勇于探索的精神之外,對于考察的目的和具體內容只字未提。

        而在關于彭加木的資料中,官方是這樣記述的:此行取得了許多驕人的科研成果,為國家尋找到了許多稀有的寶藏。這次科學考察發掘填補了我國一些重大科研領域的空白,糾正了外國探險者的一些謬誤。

        寶藏,什么寶藏?空白,什么空白?謬誤,什么謬誤?也許因為太高深或者太微妙,我們不得而知,而且畢竟彭加木與夏訓誠一個是生化學家一個是地理學家,專攻領域也不盡相同,所以夏訓誠給我們提供的實質內容并不算太多。

        夏訓誠

        但值得注意的是,最開始提到的大耳朵、會動的湖和樓蘭國消亡三大謎題在此時都還沒有被解開,直至1980年后夏訓誠因痛失戰友,26次進入羅布泊進行考察,才終于給出了我們現在看到的這些科學解釋。

        彭加木失蹤的當月,夏訓誠就從美國趕回來,直奔烏魯木齊。他是這樣說的:“我恨不得趕緊能夠趕到羅布泊去。下了火車以后,我就跟單位說,那個地區我已經去過一次,相對來講比較熟悉一點,我們能不能組織隊伍去尋找他?后來跟部隊組織隊伍一次是110個人,一次是60幾個人,還有一次是50幾個人,三次到他失蹤的周圍,大概是五十公里范圍之內,像拉網一樣地尋找,一直到最后沒有結果?!?/p>

        這里又出現了一點讓人迷惑的細節。

        圖為當時公安人員用警犬在羅布泊搜尋彭加木。

        第一,按照夏訓誠的說法,建立羅布泊科考隊是他和彭加木一起提出的想法,可為什么當1970年科考隊決定出發前往羅布泊時,夏訓誠這個副隊長卻沒有跟隨隊伍,反而飛到美國去了呢?

        夏訓誠給出的理由是“本來打算我和他一起去考察,后來因為在四月份應美國的邀請,中國成立一個沙漠考察團到美國去考察,考察美國的沙漠,一共要求去八個人,當時我就在這八個人之內。后來我就跟彭加木商量,他說你到美國考察,我在這里帶著隊伍,而且我們只是路線考察,這次做的工作不多。先把路線熟了以后再說,他說我們分頭弄,后來我到美國考察,他就帶著隊伍,帶著三臺車、十一個同志就到羅布泊考察?!?/p>

        如果按夏訓誠的說法,就是彭加木建議他去美國,而不是去羅布泊。因為彭加木認為此行不算重要。

        這就顯然和后面彭加木的表現矛盾了。如果此行不算重要,為什么在接下來這次探險過程中,彭加木寧愿冒生命危險出去找水井,也不愿意就地等待救援?很簡單,因為就近找到水井他們還可以繼續前行,可是如果等待救援,他們只能被遣送回去。由此可見,彭加木對于此行的看重程度似乎比夏訓誠說的要高得多。(借此推測與沒有這種可能,彭加木吧這個行程任務連夏訓誠也瞞了)

        第二,我們要注意到以上這些都只是夏訓誠的一面之詞。如果我們把他的主觀表達都刪除,只留下事實,就是他沒有去參加彭加木的第三次科考隊。再進一步從他的主觀情緒中抽離,我們可以做個大膽的設想,如果這本來是夏訓誠自己的意愿呢?

        如果實際上是彭加木邀請他去,而夏訓誠以自己要去美國科考為由拒絕了呢?再向前推測一下,夏訓誠為什么要拒絕彭加木的邀請?是因為彭加木下一次科考有什么不同尋常之處,而自己想竭力避免呢,還是彭加木有意讓他參與這項任務,他已經預計到其中的危險,而不愿加入?

        考察隊

        第三,夏訓誠一從美國回來,聽到彭加木失蹤的消息就立即奔往羅布泊參與尋找救援工作,連續3次組織隊伍專門尋找彭加木,之后又進出羅布泊26次(最新查到的資料顯示是28次),一邊科考一邊尋找彭加木。兩人非親非故,夏訓誠又是為什么這么急切地想要找到彭加木?又或者說,他想找的真的是彭加木這個人嗎,還是彭加木隨身帶走的東西,或者留下的信息?

        在這里還想再補充一點關于夏訓誠的資料。

        2008年,74歲的夏訓誠帶領來自20個不同專業的磚家再次進入羅布泊,完成了歷史上最大規模的一次科考行動。(有木有感覺很熟悉,好像看到了某男派三叔的盜墓筆記,里面有一章就叫“史上最大規??脊拧薄┲袊梢钥疾斓牡胤胶芏?,偏偏在羅布泊進行這么大規模的科考行動又是為什么?

        很顯然,或多或少,對于彭加木失蹤一事,夏訓誠是知道點內幕的。

        圖為國家地理拍攝的羅布泊

        在開始詳細介紹彭加木第三次探險前,再補充一點關于彭加木的資料。之前有些細節處被遺漏了。

        彭加木在解放前曾任職于..中央研究院醫學研究所。解放后先是擔任上海生物化學研究所所長,后來才調到新疆。進疆后,他安裝了中國第一臺高分辨電子顯微鏡,并用這臺顯微鏡找到400多種動植物病毒,填補了我國在這個科學領域的空白。

        好了,讓我們帶著這些背景資料開始試著還原彭加木的第三次、也是最后一次羅布泊探險吧。

        1980年,5月8日,彭加木率領一支由地理、化學、氣象、土壤、沙漠和考古人員組成的考察隊,按照由北向南縱貫整個羅布泊的方向出發。

        整個隊伍包括3輛車和11個人。按夏訓誠的說法是12個人,但他的話有歧義,他原話是“他就帶著隊伍,帶著3臺車、11個同志就到羅布泊考察”,他那11個人里應該把彭加木自己也算進去了。

        圖為彭加木三次考察路線匯總。

        圖為彭加木三次考察路線匯總。

        這是一個臨時組建起來的隊伍,大家平時并不相熟,還需要磨合更重要的是,考察隊伍里除了彭加木到過羅布泊西北岸外,沒有一個人對羅布泊有什么概念。

        這11個人名單如下:

        彭加木,隊長,生化學家。

        汪文先,副隊長,水文學家。

        沈冠冕,植物學家。

        馬仁文,化學家。

        閆紅建,化學家。

        谷景和,動物學家。

        包繼才,司機。

        陳大化,司機。

        王萬軒,司機。

        陳百錄,行政總管,當兵的。

        蕭萬能,聯絡員,背著發電報的設備,當兵的。

        3輛車:

        1、212五座吉普車,王萬軒駕駛,主要拉彭加木等科考人員。

        2、8座212,拉人和電臺設備等,陳大化駕駛。8座212拉著電臺的幾個大箱子,也超重了。

        3、前蘇聯嘎斯63,拉水和汽油等輜重,包繼才駕駛。嘎斯63的載重量是1.5噸,但車上裝了8個大汽油桶,每桶裝200公升,分別裝4桶水、4桶油,加上帳篷等生活用品早超過了載重量。

        食物:

        “考察隊幾乎所有的東西都在馬蘭基地準備。軍隊專用的午餐肉罐頭、酸辣茭白罐頭、榨菜、大米、掛面、面粉等等全部從部隊上買?!睋涡姓偣艿年惏黉浾f。

        圖為彩色掃描版彭加木的小紙條。

        羅布泊氣候嚴酷,科學分析認為,秋冬是進入羅布泊的最好季節,那時候氣候相對穩定。但是很奇怪的是,作為軍事基地,羅布泊卻偏偏在秋冬季不允許進入,哪怕是有特殊通行證也不行。

        為了打一個時間差,科考隊只好將入羅布泊的時間選定在5月6月之間,這樣的話,春天的風季剛好過去,夏天酷熱還未到來,已經算是相對來說比較適宜的時機了。

        然而后來科考隊承認這個時間差也沒有打好,因為羅布泊實在太難以捉摸。

        前面說到,兩輛運載物資器材的車超載。因此早在出發之前,司機陳大化就曾與彭加木產生分歧。站在司機的角度,我們可以理解陳大化的心情,開著超載的車輛進入羅布泊實在太過冒險??墒桥砑幽緢猿忠?。

        關于這件事,這里有一段行政總管陳百錄的回憶。

        陳百錄拿著彭加木的遺照

        “彭加木很生氣的樣子來找我,說陳大化不走了,讓我去解決解決?!标惏黉浕貞浾f,他去解決問題,一看是沒法解決的超載問題。

        “我當時拍著胸膛對陳大化說,出發!出了問題我負責!”陳百錄說自己憑著“當兵的”一股愣勁和對羅布泊的一無所知說下了大話。

        陳百錄一開始被找來參加考察隊的時候,被問到:一個風很大的地方你敢不敢去?!澳怯惺裁床桓胰?!還有比‘老風口’風大的地方?”陳在部隊上呆的“老風口”是新疆著名的風口,在他的印象里,沒有再比這里風大的地方了。

        明知超載,卻依舊支持彭加木前行??梢婈惏黉浭莻€盲目聽從、不知者不畏,并且比較傻大膽的人。值得一提的是,陳百錄在隊伍中主要負責幾名科學家的安全問題。

        5月8日,隊伍從馬蘭基地出發,第一天到達‘720’(應該也是一個軍事據點)。根據王萬軒的說法,這里住著一個排的士兵。從馬蘭到原子彈爆心280公里,720到爆心只有20公里。

        然而在這里,彭加木又犯了另一個錯誤。

        “我們又向前走了18公里,在一個叉路口向左拐了彎,”王萬軒說,在這里他和彭加木發生了爭議,彭加木急著趕路,王說要等后面的車,因為電臺在后面。

        但是等陳大化的8座車跟上來后,卻不見了彭加木的5座車,陳大化便錯誤地右拐,直奔一顆原子啞彈而去:“走到跟前,一看是嚴重污染區,嚇壞了,拔腿就往回跑。返回了‘720’?!?/p>

        “就這樣把電臺丟了?!蓖跞f軒說。再也沒有跟上隊伍。

        “野外經驗豐富的人都有常識,就是每遇拐彎的時候,一定要等后面的人,只有讓對方清楚地看到自己時,才可以再往前走?!鄙蚬诿嵴f。

        沒有電臺的配合就行動應該是個致命的錯誤,但這一次羅布泊不動聲色地放過了考察隊。為神馬此時的彭加木就開始連電臺和設備都等不及,也不愿意在轉彎時等待后面的車輛,出現了著急趕路的征兆,以致電臺丟失,陳大化等人差點掉隊?

        圖為羅布泊附近一份較為詳細的地圖。

        在繼續羅布泊第三次探險之前,先給大家強調一個思想。

        寫過論文的可能都知道,寫學術論文時,我們不能只是一味表達自己的觀點。為了表示自己的權威性,我們常常需要引用別人的學術資料來支持自己。并且,我們要保證這些資料的權威性。這些學術資料可以大致分為兩類,一種是原始資料,而另一種則是二手資料。

        比如我們在研究彭加木疑案時,彭加木留下來的親筆紙條是原始資料,而這些與他同行的參與者的描述則是二手資料。單純比較權威性,原始資料基本上是要比二手資料高一些的。因為它客觀、真實,不以人的意志為轉移。有句老話,叫歷史是由勝利者書寫的。凡是經他人手記錄下來的東西,除去數據等需要精確性的信息外,往往會有一定程度上的歪曲和修飾。

        史書不可全然相信,但也不是全然不可信。同理,也包括這些與彭加木通行的人們的話。當他們從口中說出來時,不論他們如何想竭力保持客觀,已然有所偏頗。而當這些話由記者記錄到紙上時,同樣如此。這還只是無意為之的主觀化,如果是刻意為之,大家大概可以想象它與事實的距離到底是如何了。

        說這些的目的很簡單,就是讓大家時刻提醒自己,你現在看到的這些人的采訪文稿,他們的字句,他們使用的詞語描述,請保持警惕,有選擇地去相信。因為他們是主觀的,不論是夏訓誠還是王萬軒,不論是陳百錄還是陳大化,不論他們多么努力

        此時此刻,他們正站在自己的立場上為我們講述一個“真相”。

        圖為馬蘭基地衛星圖。

        科考隊伍于5月8日下午5點到達‘720’,到此時,行程已有290多公里。

        對于此次考察的中心任務,夏訓誠給出的答案是穿越羅布泊中心湖盆。此時羅布泊早已干涸,正是穿越湖心的好時機,夏訓誠將這個計劃稱之為“探路”。

        當晚,幾人住在‘720’。

        5月9日,也就是第二日上午9時,彭加木率隊離開‘720’,進入雅丹。

        根據陳百錄的回憶,在下湖盆之前,‘720’的軍人給考察隊講了一個故事:一個炊事班的班長出去打柴,再也沒有回來。部隊想盡了辦法,沒有找到活著的他,也沒有找到尸體。羅布泊地形太復雜,一定要小心。

        “彭加木這天晚上也給大家開了一個會,定下了一條鐵的紀律:不準單人、單車行動,誰違反了處分誰。同時他給大家作了動員?!标惏黉浾f。

        請注意,這里陳百錄提及,身為隊長的彭加木曾專門說過這一點,不準單人、單車行動,誰違反了處分誰。這條紀律是彭加木親口下達的,而且很顯然,這與彭加木后來獨自出行去找水井的行為完全矛盾。

        請記住這個疑點,以后會提及。

        圖為1964年第一次科考中的彭加木(右)。

        前面說到因為陳大化跟隨車隊跟丟,直接回了營地,所以實際上在穿越湖盆時只有兩輛車,王萬軒駕駛的212五座吉普車和包繼才開的前蘇聯嘎斯63。陳大化的8座212上帶著電臺設備,所以此時他們相當于已經丟掉了可以隨時與外交保持聯系的電臺。

        雅丹地貌很有特點,是由因風蝕而形成的一個個小土丘,而讓彭加木一行人感到異??鄲赖膮s不是這些土丘,而是地面。

        道路崎嶇,汽車顛簸。因為羅布泊干涸,湖水蒸發露出湖底,只剩下表面上不均勻地鋪著厚厚一層鹽。根據化學家閆鴻建的科考筆記記錄,他們一路上壓過了大量鹽的結晶體,都是正六邊形的硬鹽殼,網狀面。汽車非常難走。這些結晶體最高的達80厘米,大卡車(指包繼才駕駛的那輛前蘇聯嘎斯63)一度歪了!

        而對于此,陳百錄是這樣描述的:車子向湖盆里開,突然‘咕咚’一下,車子掉了下去,..的塵土像霧一樣無聲地騰起,然后像水一樣漫過了車身。

        他們將車子倒出來,換一個地方,再向從“盆沿兒”向盆里開,再一次地被..的塵土埋沒。

        對此陳百錄解釋說:“這種地質叫作‘假戈壁’,表面上看起來像戈壁一樣堅硬,但卻是虛的,車子一上去立即陷下去,就這樣不停地找地方下湖盆,但折騰到天黑,也沒有下得湖去?!?/p>

        當晚探險隊只好在湖邊上宿營,晚上開會想辦法,陳百錄提出是不是可以找一條河水的入湖口試試,在他的印象里鐵路都是沿著河流修才能修通,因為河流沿岸土地也許相對結實一些。

        .雅丹地貌

        以下是王萬軒的記述:

        第二天天一亮開始分頭找入湖的河道,借著一條干河道,“假戈壁”被甩在了后面。

        但好像是突然之間,四周撤換了舞臺布景。身后的北塔山不見了,前方的阿爾金山不見了,天和地不知什么時候粘在了一起,一切可以做為參照物的東西都隱身而去。

        “人就像是坐在井里,沒有目標,天連著地,地連著天,那情景很恐怖,我心里一個勁地打鼓,為了沒有跟上來的電臺?!蓖跞f軒此時看到坐在副駕駛位置上的彭加木也有些緊張,手里握著羅盤,不斷地修正方向,兩輛汽車蛇形著前進,只要向南,不停地向南,就能穿越湖盆。

        這一天,汽車蠕動了整整一天才前進了40公里,晚上在湖盆里搭帳篷宿營。

        羅布泊湖心

        閱讀排行

        隨機文章

        網友關注

        又色又爽又黄的视频免费,国产亚洲日韩在线播放不卡,卡一卡二卡三免费视频,卡一卡二卡三免费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