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 id="xcpx5"><address id="xcpx5"><span id="xcpx5"></span></address></th>
  • <thead id="xcpx5"></thead><span id="xcpx5"></span>
    1. <acronym id="xcpx5"><blockquote id="xcpx5"></blockquote></acronym>
    2. <samp id="xcpx5"></samp>
      <span id="xcpx5"></span>

        旭隆-探索世界新奇事
        你的位置:首頁 > 世界百態 >

        紐約要“群體免疫”了嗎?紐約到底有多少人感染新冠肺炎

        2024-03-25 16:58:31旭隆

        紐約要“群體免疫”了嗎?紐約到底有多少人感染新冠肺炎

        美國的確診人數已經突破89萬,估計在下周二左右就要突破100萬大關了。

        這個數字已經夠嚇人了,然而更嚇人的是,這個數字還遠遠不是真實的人數。

        特朗普總是自我吹噓說,美國的檢測力度是全世界最大的,國內的公知也跟著附和,還有喪事喜辦說美國感染人數都這么多了,醫療資源竟然還沒有崩潰,美國真是太強大了!

        但是只要稍微去查一下數據就知道。

        美國的檢測力度遠遠比不上中國,甚至都比不上韓國。

        有一個網站的美國疫情統計數字里,是有檢測率的,就是用檢測人數除以該州總人口。

        可以看到的是,即使是檢測最多的紐約州,現在的檢測率也只有3.55%,紐約州有近2000萬人口,也就是說紐約州到現在,做了檢測的總人數也就70多萬而已,都沒過一百萬。

        隨便拿中國的一個省來比較,哪怕疫情不嚴重的省份,都是幾百萬的檢測量。

        更不用說湖北武漢了,疫情期間因為存在出院后復陽的,所以后來就反反復復做檢測,一個人多的能測上十幾次,檢測狂魔。

        中國和韓國的檢測數,都是千萬級的。

        這段時間一直關注美國疫情的也知道,這些天美國每天的新增確診都在3萬左右,非常穩定。

        這不是美國真的每天只有3萬人被感染,而是檢測上限就是一天十萬份左右,其中約3萬人確診。

        而且,美國醫療資源之所以到現在還沒有崩潰,不是因為美國的醫療系統有多發達,而是因為很多得了病的人沒有在醫院里治。

        紐約州的確診早就過了20多萬了,但是根據州長科莫的數據,到4月20日,紐約也一共只有16103人因為新冠肺炎入院。

        病人大部分都治不起病,醫療資源怎么可能崩潰?

        那些沒住院的人有沒有死在家里,誰知道呢?

        (截圖來自B站up主郭杰瑞視頻)

        美國到現在為止,防疫的態度和力度還是不夠的,有一些民眾已經有不滿了。

        有抗議者組了車隊去特朗普酒店的門口擺滿假尸袋,直指特朗普的謊言害死了美國民眾。

        有數十位美國護士舉著同事的照片,在白宮外面抗議,把自己戰友的名字一個一個念出來,她們認為,是政府沒有給一線的醫護提供足夠的防疫設備,才導致了她們同事的死亡。

        1

        2月16日,方方曾在自己的日記里寫下:

        “災難是醫院的死亡證明單以前幾個月用一本,現在幾天就用完一本;

        災難是火葬場的運尸車,以前一車只運一具尸體,且有棺材,現在是將尸體放進運尸袋,一車摞上幾個,一并拖走。

        方方不愧是大預言家,她提前兩個月就精準地描繪了美國現在的景象。

        疫情嚴重的紐約,有一個名叫弗蘭普頓的小老板,他本來有個小店,但現在商店倒閉了,他沒事做。

        最近他聽說醫院在招臨時尸體搬運工,每小時75美元的薪酬,放在平時也很高了,他就趕緊報名了。

        然而來了以后,他就后悔了。因為這里的場景簡直就像人間地獄。

        他所在的組一共十個人,負責兩輛卡車。

        卡車原本只能容納40具,但現在內部搭上了架子,硬是要塞上上百具。

        就這種情況下,尸體怎們可能能放整整齊齊?

        而且由于尸體實在是太多了,裹尸袋供不應求,質量也就越來越差。

        劣質的裹尸袋很容易撕裂,尸體的個別部位總是會..在外面。

        更可怕的是,到后面連劣質的裹尸袋都沒有了,尸體只能用醫院的床單裹著就放上了車。

        而且,讓弗蘭普頓受不了的是,他的工作不僅僅只是搬尸體,還要負責核對死者的身份。

        一般在死者的手腕或者腳腕上會有身份識別帶,他們需要打開袋子,看死者手腕或者腳腕上綁著的帶子,核對身份。

        然而,因為死去的人太多了,很多時候尸體都是草草處理了。

        弗蘭普頓有時候把帶子一打開,就會看到大量的血液或排泄物從袋子里流出來。

        盡管弗蘭普頓為了防止感染,穿了兩件防護服,但這個景象還是讓他的內心備受摧殘。

        這也不是他心里脆弱,你讓任何一個正常人去處理一車這樣的尸體,最后都很可能留下心理陰影。

        最騷的是,弗蘭普頓本來想著不干了,結果雇他的人早就想到了這一點,他們的工資是日結的,但頭一天的工錢,必須等到第二天早晨去的時候再發。

        醫院想用這種方式把人強行留下來工作。

        所以,弗蘭普頓只能硬著頭皮繼續干下去。

        最近,《費城問詢報》還拍下了這樣一組畫面:

        一輛黑色的皮卡,裝著五六具放在白色裹尸袋里面的尸體,在一家法醫辦公樓后停了下來。

        皮卡司機走下車,同等待在這里的工作人員進行交流后,便爬到了車上,開始向下搬運遺體。

        因為車上地方不大,他就只能用腳踩著遺體搬。

        這些人僅僅戴著口罩和手套,沒有穿防護服;尸體也放在完全開放的皮卡后備箱上,上面只蓋著一層很薄的灰色的毯子。

        這張照片一經刊登,立刻引起了很大的反響。

        費城市長對這一幕表示:“這些畫面讓人十分痛苦,我希望人們得到有尊嚴的對待?!?/p>

        只可惜,費城市長怕是有心無力。

        隨著新冠疫情造成的死亡人數增加,費城的醫院和殯儀館已經不堪重負,容不下更多死者了,只能把尸體放在冷藏卡車里。

        許多死者都得不到合理的安置,也沒有辦法火化。

        出現這種情況的,不止費城一個。

        4月初,CNN報道了底特律一家醫院中,急診室兩名醫生拍下的場景。

        由于醫院的停尸房早就不夠用了,醫院只能購買移動冷藏箱,將尸體放在里面暫存。

        但是由于沒有升降機,許多尸體都只能層層疊疊堆在地上。

        旁邊的藍色袋子里,裝的都是死者生前的物品,而它們的主人即將化為灰燼。

        紐約有些死者連家屬都沒有,或者一家人都不幸遇難,死了以后尸體無人認領,就會被運到哈特島草草埋葬。

        一個全是尸體的無人島,想一想就毛骨悚然。

        用無人機拍下哈特島這個視頻的攝影師斯坦梅茨,最近還被紐約警方告上了法庭,理由是在機場以外的區域使用飛行器。

        斯坦梅茨辯解說自己有聯邦航空管理局發的無人機飛行執照,但是警察還是沒收了他的無人機。

        斯坦梅茨嘲諷道,“我們大肆報導伊朗所謂萬人坑,說他們用這樣那樣殘忍的方式埋葬新冠病毒逝者,但卻對于拍攝了發生在我們腳下的新聞的人進行懲戒?!?/p>

        2

        在這種情況下,特朗普還在想著復工。

        4月23日,“懂王”特朗普又開始教育別人了,他說,經濟學家們對經濟何時恢復毫無概念。

        他自認“非常懂經濟”,相信只要各州開放,美國經濟就會開始顯著回升。

        可是,按照中國的經驗看,大范圍的檢測,以及對輕癥病人應收盡收,是兩個重要的措施。

        只有先做到了這兩點,才能談疫情是否會出現拐點,才能談拐點之后的復工問題。

        美國現在一個都還沒有做好呢,談復工不就是拿人命開玩笑嗎?

        截止到上周五,全美國只檢測了357萬人,結果就有69.7萬人為陽性,平均每5個人當中就有1個確診。

        紐約則更為嚴重,每測2、3個人就有1個確診。

        而且,即使是力度這樣小的病毒檢測和治療,還要再分人種、分階層。

        紐約一位市民的姐姐,懷疑自己是新冠肺炎,就去了曼和頓的紐約長老會醫院。

        開始醫生說她姐姐是支氣管炎,不給測。

        等情況惡化后,又說她是普通肺炎,最后又說她是流感,反正就是不測。

        一直到插上呼吸機在病床上死去,也沒有給她做病毒檢測。

        這位市民憤怒地表示,為什么有錢人、名人、球星和說唱歌手,他們都能得到檢測,而自己這樣的工薪階層就做不上測試?

        芝加哥的黑人只占總人口的30%,但是在因為新冠死亡的人里,黑人卻占了總數的72%。

        密歇根州黑人占比12%,但確診數卻占了總數的34%,死亡占了40%。

        只要合理控制人數,把病人擋在門外,把窮人擋在門外,就算世界變成末日,美國就永遠能歲月靜好。

        就在每天死幾千人、無數人連檢測都成為一種奢侈品的時候,紐約長島納蘇郡卻作出了一個出人意料的決定,將高爾夫球場將重新開放。

        為什么呢?

        因為對富人們來說,高爾夫運動是一項生活必需品,跟吃飯喝水一樣重要,是萬萬不能少的。

        反正富人的小區就算沒癥狀也都測過了,而且他們也有錢買防疫物資,絕對是安全的。

        而紐約皇后區的大量低收入工作者,那些環衛工人、貨車司機、雜貨鋪店員、地鐵與公交車司機等,近八成都是非洲裔或拉丁裔。

        他們住出租屋,用公共廁所,出門要坐地鐵,暴露在病毒下的幾率遠高于富人。

        紐約政府在周四表示,他們隨機抽查了紐約的3000居民,測試發現,13.9%的參與者體內抗體檢測呈陽性。

        他們用模型反過來推算,認為紐約可能已經有270萬人已感染了新冠病毒。

        同時,科莫用迄今為止官方的全州死亡人數(約15500人)除以估計感染人數,得出了0.5%的死亡率。

        大家都猜,科莫團隊一通操作,可能是想將擴大分母,將原本6%的死亡率降低到0.5%,看起來跟流感差不多。

        但這一下暴露出來的巨大的潛在感染者,讓大家疑心更重了。

        這么多人感染,能是短時間內都感染上的嗎?

        這是否說明新冠很早就在美國爆發了?甚至早于中國?

        恰好,加州最近有一個案例,把美國新冠爆發的時間又往前推了3個周,疑點越來越大了。

        3

        此前,美國因為新冠死亡的最早的案例是2月底的。

        但這個最新案例刷新了這一切,主角是舊金山圣何塞圣克拉拉縣的,一名叫特里夏·多德的女士,今年57歲了。

        2月6號,57歲的多德本來正在廚房中做飯,結果突然倒地不省人事,事先沒有任何預兆。

        當地政府對多德的死展開調查,起初懷疑她是死于流感,因為根據家人的描述,多德女士前幾天有輕微的流感癥狀。

        圣克拉拉縣驗尸官米歇爾·喬登醫生隨即展開流感測試,結果流感檢測呈陰性。

        這個檢測結果讓驗尸官百思不得其解,因為死者看上去像是出現了一次嚴重的心臟病發作,而流感是可以誘發心臟病的因素之一。

        多德的病例激起了驗尸官的好奇心,他私下里對多得的組織樣本進行了進一步檢查。

        “我們在觀察了微觀組織時發現,這看起來是有傳染性的,因此我們決定把組織送去疾控中心?!?/strong>

        驗尸官懷疑多德有可能是感染了新冠病毒,所以想把提取的樣本交給CDC檢測,但被CDC拒絕了。

        因為在2月份,美國的檢測標準非常嚴苛,患者必須是重癥,而且有武漢旅行史才給做檢測。

        而且CDC的檢測試劑盒屢屢出現質量問題,檢測效果很不好,CDC還在2月份從各個州召回了大批試劑盒。

        CDC低效的工作和多次失誤讓美國檢測試劑盒奇缺無比,只有少數人才有資格檢測,多德女士的案例在當時并沒有引起重視。

        到了4月份,美國成為疫情最嚴重的國家,加州作為民主黨的大本營之一,當地的官員又和特朗普懟了起來。

        這個時候,有人就突然想了起來,這個多德的案例,他們想要確認多德是否死于新冠。

        幸好當初驗尸官還保存了一部分死者的樣本,不然單純的“開棺驗尸”很可能檢測不到病毒。

        結果,多德女士確實感染了新冠病毒,一下子把美國第一例因新冠死亡的時間提前了3周多!

        消息一出,美國輿論嘩然。

        圣塔克拉拉縣的衛生主管薩拉·科迪博士公開表示:如果當時CDC允許檢測,讓當地政府知道這里2月份就有人死于新冠病毒感染,她會更早發布居家令,挽救人們的生命。

        按照新冠一個月沒有治療就會病發而死的規律推斷,多德很可是在1月份感染的。

        而多德一月份沒有武漢旅行史,說明1月份該地已經發生了社區感染,那么這個地方的第一例時間就得再往前提。

        無獨有偶在圣克拉拉縣(包括圣何塞)以及華盛頓州和俄勒岡州,也發現了類似的社區傳播病例。

        于是,加州州長加文·紐瑟姆前幾天表示:隨著在全州范圍內進一步就該病毒的最早起源展開調查,可能還會有“進一步的消息宣布”。

        一想到這結果可以把防疫不力的責任,進一步扣到特朗普政府頭上,加州官員是動力十足。

        加州的調查人員目前正在查看一些縣去年12月份到1月份左右的尸檢報告,想要發現最早的新冠病毒死者是何時出現的。

        這個懷疑是很合理的。

        1月份的時候,美國西雅圖等地的養老院就出現了不少非正常死亡的老人,官方對外的解釋是老人死于“流感”。

        但不少人是不信的,認為這些可憐的老人是死于新冠疫情,政府一直沒有對老人的死因就行詳細調查。

        當3,4月份美國終于放開檢測的時候,不少養老院都成了聚集性疫情的重災區,死亡率也很高。

        現在開始調查這些死者,有可能會揭開天大的謎。

        紐約州長的弟弟,CNN明星主播克里斯·科莫也出來現身說法,他懷疑早在去年10月,美國就已經出現了新冠疫情。

        克里斯·科莫是在3月底確診感染的,他按照CDC的要求居家隔離,結果他的妻子克里斯蒂娜在4月份也出現新冠相關癥狀,花錢到檢測機構一查果然中招了。

        CNN的電視節目專門搞了一個視頻連線,邀請兄弟倆一起上電視連線。當時弟弟還在慶幸,病毒沒有傳染自己的兩個小孩。

        克里斯蒂娜感染了新冠(病毒),(但)她現在很樂觀。這讓我很傷心,這是我不希望發生的事,但現在卻發生了。

        但幸運的是,感染病毒的只是克里斯蒂娜,不是孩子們。

        但不久后克里斯·科莫越想越不對勁,我明明跟老婆和兩個孩子都有密切接觸,為啥只有老婆中招了?

        科莫跟老婆討論了以后,發了一條推特猜測說:“我的兩個孩子在過去的幾個月中可能已經感染過新冠病毒,他們都出現過發燒、流涕和嗜睡癥狀?!?/p>

        “我認為美國可能早在去年10月份就出現了新冠病毒的流行情況,那時已有病例了。

        美國兒科急診領域專家彼得教授也發推特表示,自己在1月份得了很嚴重的“流感”。

        康復以后,他當時沒有往新冠考慮。后來隨著美國確診病例激增,他也去檢測機構做了測試,結果抗體檢測陽性。

        彼得教授的推特下面,也有一些美國網友留言,說自己1月份的時候出現了新冠肺炎的相關癥狀,病得很重。

        美國雖然年年都有流感,但今年1季度的流感數據有異常,死亡率比往年要高。

        這次加州更新的最早確診病例,證明美國把早期的新冠患者當流感來處理已經是實錘了。

        為了在即將到來的大選中把特朗普趕下臺,民主黨現在也是拼了,正經的救活人的防疫還沒有做得很好,對死人的檢測現在卻很是積極。

        至于美國0號病人究竟是在今年1月份,還是去年10月份甚至更早之前出現,那就要看民主黨給不給力了。

        他們能不能通過“開棺驗尸”或者其它手段,再挖掘一些猛料出來,我們拭目以待。

        參考資料:

        環球網:裹尸袋已經用盡,紐約停尸房被爆用床單運尸體

        胡錫進微博:美國首個死亡病例提前三周多,胡錫進強烈呼吁世衛參與調查!

        觀察者網:紐約州長弟弟推測:去年10月,病毒可能已在美國出現

        閱讀排行

        隨機文章

        網友關注

        又色又爽又黄的视频免费,国产亚洲日韩在线播放不卡,卡一卡二卡三免费视频,卡一卡二卡三免费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