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 id="xcpx5"><address id="xcpx5"><span id="xcpx5"></span></address></th>
  • <thead id="xcpx5"></thead><span id="xcpx5"></span>
    1. <acronym id="xcpx5"><blockquote id="xcpx5"></blockquote></acronym>
    2. <samp id="xcpx5"></samp>
      <span id="xcpx5"></span>

        旭隆-探索世界新奇事
        你的位置:首頁 > 世界百態 >

        駁楊伯峻先生“夏,楚子、陳侯、鄭伯盟于辰陵”之陳侯為夏徵舒說

        2024-02-12 01:49:47旭隆

        駁楊伯峻先生“夏,楚子、陳侯、鄭伯盟于辰陵”之陳侯為夏徵舒說

        駁楊伯峻先生“夏,楚子、陳侯、鄭伯盟于辰陵”之陳侯為夏徵舒說

        楊伯峻先生《春秋左傳注》于《宣公十一年》“夏,楚子、陳侯、鄭伯盟于辰陵”一句下有注曰“此陳侯若謂是陳成公,則此時在晉,尚未為侯,且不得離晉而與楚盟。疑是夏徵舒,則楚夏與之盟,而冬又討殺之,故《讀本》云‘知討亂非其本志’”。我覺著楊先生的這個說法有問題。

        先截取《左傳》中關于此事件的前因后果。

        一、陳靈公與孔寧、儀行父飲酒于夏氏。公謂行父曰:“徵舒似女?!睂υ?“亦似君?!贬缡娌≈?。公出,自其廄射而殺之。二子奔楚?!?| 傳。

        二、夏,楚子、陳侯、鄭伯盟于辰陵?!荒?| 經。

        三、夏,楚盟于辰陵,陳、鄭服也?!荒?| 傳。

        四、冬,楚子為陳夏氏亂故,伐陳。謂陳人無動,將討于少西氏。遂入陳,殺夏徵舒,轘諸栗門,因縣陳。陳侯在晉?!荒?| 傳。

        五、乃復封陳,鄉取一人焉以歸,謂之夏州?!荒?| 傳。

        另截取《史記》中關于此事的前因后果。

        一、十五年,靈公與二子飲於夏氏。公戲二子曰:“徵舒似汝?!倍釉?“亦似公?!贬缡媾?。靈公罷酒出,徵舒伏弩廄門射殺靈公??讓?、儀行父皆奔楚,靈公太子午奔晉。徵舒自立為陳侯?!蛾愂兰摇?/p>

        二、成公元年冬,楚莊王為夏徵舒殺靈公,率諸侯伐陳。謂陳曰:“無驚,吾誅徵舒而已?!币颜D徵舒,因縣陳而有之?!蛾愂兰摇?/p>

        三、(楚莊王)乃迎陳靈公太子午于晉而立之,復君陳如故,是為成公?!蛾愂兰摇?/p>

        四、十六年,伐陳,殺夏徵舒。徵舒弒其君,故誅之也?!冻兰摇?/p>

        五、莊王乃復國陳后?!冻兰摇?/p>

        楊先生《注》“二子奔楚”,引《陳世家》“孔寧、儀行父皆奔楚,靈公太子午奔晉。徵舒自立為陳侯”,所以后來注“夏,楚子、陳侯、鄭伯盟于辰陵”一句時,楊先生便提出此處的陳侯“疑是夏徵舒”。且再后注“冬,楚子為陳夏氏亂故,伐陳”更明確提出“今年夏楚莊猶以夏徵舒為陳侯而與之盟,則此冬討徵舒,非僅因其殺君而已?;蛘呦尼缡鏆㈧`公而自立,陳國必有不服者,自易生亂,楚亦因而討伐之?!?/p>

        但是夏徵舒自立事只見于《史記》而不見于《左傳》。讀《春秋左傳注》其它部分可知,楊先生在注《左傳》文時,應該是有一些原則的。如果出現其它古籍內文字與《左傳》有異議時則幾乎全從《左傳》,比如《宣公二年》注“趨登”引臧琳《經義雜記》所釋,楊先生云“以《公羊》解《左傳》,不足信”。言之鑿鑿。其它諸如《谷梁》、《國語》也甚多。

        而當史例超出《左傳》所述時,楊先生也多是審慎存疑,還是以《左傳》為準。就以《史記》來說,楊先生也舉例甚多。比如還是《宣公二年》,注“提彌明死之”,楊先生曰“《晉世家》所敘蓋本《左傳》,唯以提彌明作(‘亓’中下部多一豎)瞇明,并以之為晉宰夫,則與《傳》異”。楊先生其實在《注》中多次強調,解《左傳》當以《左傳》本文解,比如仍《宣公二年》注“舍于翳?!本?楊先生引了《呂氏春秋》、《淮南子》、《公羊傳》、《晉世家》及其他后人所注“翳?!焙笤啤爸T書自以為桑樹之下,但非《左氏》本義,解《左傳》仍當依《左氏》文法”。

        可是楊先生在解“陳侯”一詞時,為何又獨用《史記》?

        楊先生所謂“陳成公此時在晉,尚未為侯,且不得離晉而與楚盟”,所以就不是陳成公。這個說法很牽強。為何陳午在晉尚未為侯就不可稱侯了?據楊先生前面多處注,一國之君死,繼位者不稱爵,只稱子,踰年即可稱爵。且《左傳》后即有原文“陳侯在晉”,陳午也明顯還在晉,不照樣稱侯?晉楚兩國當時雖為敵國,但是也并不是在晉之人即不可與楚會盟。如果不行的話,后來楚“乃復封陳”又如何辦到的?

        另外還有一點,《春秋》在夏徵舒殺靈公一事上,是既怪罪靈公,也怪罪夏徵舒的。既然如此,即使此處是自立為陳君的夏徵舒前去會盟,《春秋》又怎可能直接稱夏徵舒為“陳侯”?《隱公四年》衛州吁弒其君桓公完自立,當年被殺,《春秋》記作“衛人殺州吁于濮”即可證。

        其實《史記》本身關于此事也有疑點?!蛾愂兰摇芳日f“徵舒自立為陳侯”,但在楚莊王入陳殺夏徵舒時卻僅說“為夏徵舒殺靈公,率諸侯伐陳”,《楚世家》也只是說“徵舒弒其君,故誅之也”,都是只說了夏徵舒的罪為弒君,絕口未提夏徵舒自立之事。我想,如果夏徵舒真的自立了,楚王討伐他豈會不提?

        楊先生在《注》中還提到“(陳侯)疑是夏徵舒,則楚夏與之盟,而冬又討殺之,故《讀本》云‘知討亂非其本志’”。我覺著這個前后沒有什么必然聯系吧?此處陳侯不是夏徵舒,就不能體現楚王“討亂非其本志”了么?夏徵舒弒君所為,在正常的想法,本來就是亂,何況《左傳》明寫了是“夏氏亂”。除非此處所謂“討亂”之亂是楊先生自己在注“冬,楚子為陳夏氏亂故,伐陳”時認為的“陳國必有不服者,自易生亂”之亂。

        他的這種理解,我覺著本身就是錯誤的。

        綜上所述,我覺著“夏,楚子、陳侯、鄭伯盟于辰陵”就是陳成公,而不是像楊伯峻先生說的是夏徵舒。當然,暫時我讀書尚少,不知其它書籍有無此處史實之詳細敘述。

        閱讀排行

        隨機文章

        網友關注

        又色又爽又黄的视频免费,国产亚洲日韩在线播放不卡,卡一卡二卡三免费视频,卡一卡二卡三免费视频